高中老师

中以网     2014年04月16日 17:08   




他警示性地告诫人们:19世纪抢煤,20世纪抢石油,21世纪——抢水!他说:“中国有个词‘自来水’应该改名字了,因为水不是自来的。”

 “我能做一千个俯卧撑,每天做三个。。。。。。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所以男人和女人一结婚就变成了水泥。。。。。。”又一次的小聚会,笑声依旧,人也依旧,笑点来源于他—— 高中

姓高,生在中国,他经常向人们这样简单的介绍自己。高中谈话诙谐幽默:“多数女孩都回说自己上过高中,可真正上过高中的没有几个呀!”他经常会蹦出这样的笑话 。与高中交谈是件颇为轻松的事情,无论聊及什么,他总是一副不急不躁,轻描淡写的语气,即使你们初次相识,也不会觉得陌生,他身上的那股魔力会很轻松的拉近彼此的距离,犹如似曾相识,一见如故。
 天赐机缘  知遇老友
高中小学时就读于著名的西单实验二小,和刘少奇的女儿刘平平及其他干部子女同班,学校当时是各国元首参观的指定场所,小学时高中有幸被选为代表中国少年儿童给到访外宾献花的礼宾少先队员,也就是在那时,高中第一次见到了他心里一直尊敬的人——周恩来总理。周总理摸着他的小脑袋亲切的询问其名字,仅一次就记住了这个翩翩少年。后来每次见面,总理都能直呼其名,还用笔认真的写下了高中的名字,称其为“老朋友”。
 璞玉百砺  光彩夺目
   在高中毕业那会,正赶上文化大革命,一不留神,当了瓦匠。高中说,那时候和我一个建筑公司干活的还有北京市副市长负责奥组委的刘敬民,我碰见他问是否还会砌砖,还能把大角?高中说:“因为干得好,我又被送去当炊事员,那时候要提干,一是当厨子,二是喂猪,这叫能上能下,能屈能伸。”十年里他先后从事过26种不同的职业,风枪手、会计,泥瓦工。。。。。。这些难以置信的经历就如他的名字一样,让人过目不忘,记忆深刻。他说每个职业都应该是自豪的,我们都在为这个大家庭工作,只是工种不同,坚守岗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是最好的。“直到穿上军装的那一刻。。。。。。”高中说着,眼神露出无比的喜悦。参军后,高中从北京来到了陌生的天府之国四川,在雨城雅安一待就是五年。条件艰苦自不必说,但雨城的清山绿水和部队的严谨作风让年轻的高中仿佛经受洗礼一般,对人生有了新的阶段认识。从警卫战士到猪圈饲养员,从农场会计到机关参谋,五年的军旅生涯直到今天依然被高中津津乐道。直到1977年,中断了10年的高考制度得以恢复,高中也由此迎来了人生的春天,参加高考前,他只有12天的复习时间。其他课他非常自信,惟有数学让他发怵。感谢那位高明的辅导老师,让他在5个小时后就一通百通,结果这门课他竟也考了90多分。他填写的三个志愿居然都是:北京外贸学院!已经二十七八的他,以北京市文科状元的优异成绩被北京外贸学院(现对外经贸大学)录取。但他这个文科高考状元却差点落榜。原因是二十七八岁学外语,年龄太大了。高中的英语启蒙老师张冰姿教授得知此事后伸出了援助之手。张老师曾任周恩来总理出访翻译,为人和善正直、工作兢兢业业、对学生倍加呵护视如己出;她不顾病痛连夜冒着大雪去外贸部李强部长家。不巧,李部长去人大开会了。执著的张老师不甘心,又闯到了王府井大街的《人民日报》社。她向值班人员谈了一位高考第一的考生却未被录取之事。值班员问:“是不是在海关工作,高考作文《在这战斗的一年里》还作为范文的那个考生?”张老师看到了希望说:“就是他!这个考生是我所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值班员用红色专线电话找到了正在开会的李强报告说:读者反映,招生中存在一些问题……第二天,李强部长向各方面了解情况后,找来有关负责人谈话,最后说:“给我收下这个考生!”这一过程的每一个细节,都令高中永难忘怀。他说:“知我者,张冰姿也!”

   当时,高中未被大学录取一事,曾轰动了他读过的幼儿园、小学、中学的老师、部队领导、建筑工地的党委书记和海关关长,他们联名写了一份请愿书交到《人民日报》,后又作为“内参”报到了邓小平那里,题目是“状元落第”。邓小平同志看后亲自作了批示:公布高考成绩,适当照顾老三届。结果不光他被录取,还挽救了当年老三届考生中的一批人。而上报内参的恩人保育钧,正是当年人民日报的值班员,后来的人民日报副总编辑,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会会长。
     按正常求学步骤,此时他该是博士毕业了,可他却刚读大一。高中长嘘一口气:“不过还好,我只等了10年而不是20年或30年。”
   结束了4年大学生活后,高中受聘于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又凭借出色的工作业绩,赢得了一次出国留学的机会。1989年,他从瑞士IMD商学院毕业,进入英国石油公司任职,并很快地坐上了高级商务经理的位置。此后,他迅速向“华尔街精英”迈进,先后在美国美华集团、英国国家电力公司、法国苏伊士水务集团等公司效力。游走于世界百强企业间的高中,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与水结缘  清水同盟
   1998年,对他来说本是个不祥之年。一是他顺义的家因遭雷击而起火,二是他离开了那家英国电力公司,正怀着几分失落等待新的机会。那时的高中剃了个光头,好让失业和失火的晦气离他而去。那夜11时半,他家的电话铃忽然响起,原来是美国长途。一家猎头公司告诉他:世界上最大的水务集团想让他担任驻中国首席代表。他先是一口回绝,但忽然一个灵感闪现脑际:水能克火呀!于是他转而答道:可以一试。
   猎头公司的人一见高中先是吓了一跳:一个拟任高级经理怎么剃了个光头,还刮得这么亮!但他的怪模样并没有左右对方的判断。几句话后,他们被他震住了。但高中要想获得这个位子,还得须过关斩将。他去了一趟新加坡,四趟巴黎,见了每一位董事会成员;最后,他凭自己出色的表现,绝对的实力坐上了这把列“世界五百强”前70名的大型跨国公司驻中国首席代表的交椅。
   2004年,高中参与救援沱江水污染事件。当时沿江两岸的城市用水告急,居民只能前往市中心排队领取清洁的饮用水。在长长的接水队伍中,一个只有一条腿和一条胳膊的残疾人引起了高中注意。他拄着拐杖,提着桶,默默前移。接满一桶水后,他又扭曲着身子艰难前往家的方向。看到那一幕,高中流泪了。目睹了种种严酷现状之后,高中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中国的水资源保护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境地。促进国民饮水健康,投身水的保护,逐渐成为他内心最强烈的声音。
   高中说:“清水同盟是国内首家以“海晏河清”为目标的非政府机构,主要表达一种意愿,我们生活都离不开水,要什么水呢?是清水。大家都知道《让我们荡起双桨》、《一条大河》,清水就从那时候已经开始了,“珍惜水资源,让她更清涟”这个清水同盟宣言是我和乔羽一起起草的,一水相连,把我和乔羽老先生还有更多的人连在了一起, “君子之交淡如水。大家能够走到一起,没有权势和金钱的任何因素,都是源于对环保事业的支持。”
没有任何事情是一帆风顺、一蹴而就的,谈起其中的艰辛,高中不禁潸然泪下。“我很想念一个人,很感恩一个人,她就是我的母亲,原来我是做过好多职业,也做过教授什么的,我还做过6家世界五百强的CEO;本来应该能够凭自己会利用社会资源,政府的力量来做,但是我有点孤芳自赏,有点个人英雄主义,这样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财政问题,最困难的时候,我连每个月给我90多岁母亲的生活费都一度停了,那一段时间我是天天含着眼泪的。。。。。。”说着,高中红润了眼眶。
“清水出美女,那污水。。。。。。只能出巫婆喽!”这是高中时常挂在嘴边的话语,全场气氛再次高涨起来。
 清水治理  厕所开始
   为了清水事业,高中去过新加坡、德国等多个国家考察,并实施了多个地方的清水救助,生态厕所就是其一。高中说:“当时我还是一个基金会的秘书长,救灾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人把农民的厕所改成水冲的,表面上看是一种进步,但这么宝贵的水冲这些脏东西,要不把脏东西提出来,顺着江走了,最坏的结果是上海成为长江的污水处理中心,所以我们就搞了一个生态旱厕的行动,在四川德阳松林镇一个村,我们搞了108个生态旱厕,试点往往是不会很成熟的,但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有140个组织、33个政府单位、15所大学以及众多的新闻媒体、国际组织都一起参加了,大家一起签了“生态旱厕行动宣言”,这样就开始往其他地方扩散了。”高中说,“生态厕所”就是一种非常好的解决方案,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省下大量的水,而且人们上厕所的“贡献”,经过适当的处理后,可以成为堆肥,继续进行自然界奇妙的循环之旅。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高中留心着一切与水有关的事情。他不知疲倦地讲述着水资源的宝贵,提醒着人们善待环境的重要。他说,普通百姓不知道水有多大问题,水价提高也是为了良性循环。他警示性地告诫人们:19世纪抢煤,20世纪抢石油,21世纪——抢水!他说:“中国有个词‘自来水’应该改名字了,因为水不是自来的。”

“政清则水清,心清则水清,我们今天能聚在一起,是因为我们都是一群有爱的人,是水把我们的心紧紧相连。。。。。。”

“我不信仰任何宗教。”高中说。“我相信是伟大的地球给予我们所有的这一切。如果地球上的人们现在还不采取坚决果断的协作,来制止由于人类的短时造成的生态危机,那么人类就是在自杀。”

 

清水同盟主席—高中教授
水务专家、环境专家

现任职:

清水同盟主席
中国以色列企业家俱乐部主席
中缅友协理事,交流委员会主任
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
团中央、全国青联环境项目资深顾问

 

曾任:

联合国项目中国水务督察专家
国际水协高级顾问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兼职教授、中央财经大学兼职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
北京电视台兼职节目主持人,专栏作家
荣毅仁翻译
世界银行-城市可持续发展 咨询专家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人事制度改革高级顾问
法国苏伊士水务集团 (世界百强企业)中国首席代表

英国国家电力公司(世界百强企业)中国首席代表

英国石油公司(BP) 伦敦总部 高级商务经理
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CITIC)项目经理
建设部城市水资源中心高级顾问